吴阳庞白新闻_吴阳庞白新闻网

[ 悦读 ] 爆米花才是电影院的赚钱利器

时间:2019-09-30 09:56:18        人气:4997

后来,多厅戏院崛起,取代传统的戏院,而且大部分还掌握在一小撮全国连锁戏院业者手中,戏院和好莱坞片厂的关系就迥异于以往了。连锁多厅戏院做的生意有三类,而且,这三类有时还有冲突。首先,他们做的是“小吃业”,戏院里卖的爆米花、汽水和其他零嘴小吃,收入全归戏院所有。第二,他们做的是“电影放映业”,帮片厂放电影,也要把放电影的票房收入大部分奉还给电影的发行商。最后,他们做的是“广告业”,正片放映前的广告时间是可以对外发售的。

只是,这么赚钱的爆米花人流,若是电影的票房不好,赚的钱当然就少了。所以,不管电影还有其他多大的优点,不管影评把电影捧得多高,只要片子没办法帮戏院招徕多一点的生意,多厅戏院就没本钱再把片子放在最好的放映厅。也因此,多厅戏院遇到这样的片子,一般会把片子挪到小一点的放映厅(若是依合约一定要再播映下去的话),减少放映的场次,要不干脆拿掉不演。如此这般,戏院这边希望爆米花赚大钱,就和片厂那边希望片子赚大钱,起了利益冲突(戏院卖爆米花的利润,片厂一毛钱也分不到)。片厂这边认为既然都已经砸下几千万的资本制作拷贝和广告,片子当然要在大一点的放映厅能放多久就放多久,投入的资本才有机会回收。即使在半空的放映厅里放电影和预告片,也总要强过让出放映厅给竞争对手去播他们的强片。

两位6岁左右的小朋友

片厂为新片在全美和加拿大的戏院举行过首映后,对于自家的出品在戏院放映的命运,就无甚着力之处了,因为连锁戏院的多厅放映模式,另有其经济的考虑。

虽然首映周末的票房收入,戏院分到的较少,但是,连锁的多厅大戏院一般以首映第一周赚进的收入为最多,因为,片厂强打的电视广告吸引来的爆米花消费主力——青少年——一般以第一周为最多。一待广告闪电战结束——一般在首映周过去即告终了——爆米花的销售量往往跟着走下坡。也因此,连锁戏院每每在首映周一过,就急着帮片子换放映厅。2001年,片厂电影于多厅连锁戏院放映的平均时间,只有三个礼拜。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www.ceweekly.cn

而且,戏院最大的利润来源并不在卖电影票或播广告,而在卖零食和点心。其中又以爆米花的获利最高,每卖出一块钱的利润超过百分之九十,因为小小一堆玉米粒,就可以爆出一大堆玉米花——比例高达一比六十。爆米花另还有让人想喝汽水的好处,而汽水又是另一样边际利润很高的产品,尤其是爆米花里下的盐巴若是再重一点的话。一名戏院高级主管就说,配料里面多多放盐,是连锁多厅电影院经营有成的“诀窍”。

也因此,难怪依大部分的戏院内部设计,观众买票要进放映厅,都要先走过小吃部才行。“我们这一行干的,其实就是带人走路,”一名戏院老板说过,“被你带着走过爆米花摊子的人愈多,你赚的钱就愈多。”戏院里每一座位都加装了杯架,这样观众才有地方放饮料,也才有办法回小吃部多买一点爆米花。所以,这一位戏院老板也说这种杯架是“有声电影发明以来最重要的技术创新”。

当日,在2017-2018赛季NBA常规赛中,克利夫兰骑士队客场以113比108战胜丹佛掘金队。

让改革创新的“出头鸟”无后顾之忧,向“为官不为”现象“宣战”。经济下行压力下,湖南检方同步推出另一名为“依法容错”的新机制。

连锁多厅戏院为了“带动人气”得以奏效,会动用大大小小、座位数目不一的多间放映厅一起来放电影。片子若是人气极旺,戏院会同时于多厅播放,但错开时间,以利走过爆米花小吃摊的人潮络绎不绝。例如《侏罗纪公园Ⅱ:失落的世界》(TheLostWorld:JurassicPark),在许多多厅戏院便是同时开放四厅放映,每隔半小时开演一场。

记者按照提示找到“开临停电子发票”的页面。但是,点击进入后,页面中却显示“无可开发票记录”。究竟是系统有延迟,发票的信息还没有出来?还是停车场压根儿就没开通电子发票功能?在停车场工作人员一问三不知的情况下,个中原因真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事实上,FTC的调查在美国非常常见,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曾遭受过FTC的调查。2012年,FTC对谷歌进行了长达19个月的调查,双方最终宣布和解。2014年,Snapchat因为照片发布的合规问题遭遇FTC调查。2016年,FTC宣布对Uber进行调查,双方在2017年达成和解。而就在眼下,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和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也都正在遭遇FTC的调查。

8月28日,衡阳市承接东部产业转移重点项目集中开工投产活动在该市白沙洲工业园区举行,15个重点项目集中开工或投产,总投资额逾118亿元。

《制造大片:金钱、权力与好莱坞的秘密》

爱德华·杰·艾普斯坦,曾于康乃尔大学和哈佛大学攻读政治学,1973年取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爱德华原本在MIT和UCLA教授政治学,后来觉得写书的教化功能更强而专事写作,现居美国纽约市。

(本文节选自本书第四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外代二线)新加坡“照亮滨海湾”灯光艺术展即将开展

今天,呼和浩特市天空晴朗。(图/郭敏)

“秦班长,这次可不够给力呀,你‘断定’要考的课目都‘打水漂’了。”建制连考核结束当晚,文书小白的一句玩笑话让我好不容易平静的情绪再起波澜……

在广西柳州有这么一个街市,这里的人们用另一种方式铭记与传承雷锋精神,这个街市就是“雷锋街市”,半个世纪来它从未缺席,柳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等铁路单位的职工年年来这里报到,热忱服务街坊邻里。

金正恩长兄金正男(资料图)

在以前的老片厂时代,戏院不论是片厂直接拥有所有权或是控制权,放电影的目的一概就是:为片厂电影赚电影票的收入。为了达到这一目标,那时的电影院都盖得富丽堂皇有如宫殿,一场电影有好几千张票可卖——例如“派拉蒙”旗下于纽约的戏院,一场可以坐满四千名观众。那时,戏院的舞台也可做大型表演场地,邀请红牌歌星如弗兰克·辛纳屈、著名乐团如“艾灵顿公爵”(DukeEllington)演出;或如罗克西戏院(RoxyTheater)加装冰面,演出“罗克西冰上歌舞剧”(RoxyIceShow)。影片的票房若是长红,戏院为了赚钱,当然也会主动拉长上映的档期——有的时候还会拉长到九个月以上。依当时的做法,连小区型戏院也是片厂电影的放映管道。

因此,片厂自然要祭出金钱诱因,想办法延长影片的放映期限——片子每多放映一个礼拜,片厂付给戏院的票房抽成就依次递增。一般的做法是首映周的票房收入,戏院于“戏院补贴”之外可以再留百分之十下来;“戏院补贴”形同租用戏院的定额租金。把“戏院补贴”也算进去的话,影片发行头两个礼拜的票房收入,一般会有百分之七十到八十归片厂所有。之后,戏院抽成的比例就开始加重,一般是每多一个礼拜就多百分之十,直到第四或第五礼拜,票房收入就全归戏院所有了。

据西班牙《先锋报》5月28日报道,儿童心理学家琳恩·弗莱认为,对于孩子们来说,让他们学会自己安排时间非常重要,这样才能发现他们真正感兴趣的东西。“父母的作用是帮助孩子们做好准备在社会上寻找到自己的定位。如果你全权负责了孩子的课余生活计划,他们将学不会做自己时间的主人。”

2016年第32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这部“爱情试金石”电影《如影随心》由《那山那人那狗》的导演霍建起执导。作为广为人知的“第五代”导演代表,霍导称:“此次拍摄电影《如影随心》,光影片的剧本准备周期就长达七年之久,加上选角拍摄等后期工作,耗时近十年”,他将影片定义为“中国情感实录”,每个人都或多或少能在电影中看到属于自己的影子。

但是,无论首映的成绩有多亮眼——还是难看——影片放映到第二个周末观众即告锐减的话,那戏院老板就会认为应该是口碑不够好,也马上会有反应,不是把片子换到小一点的放映厅,就是改放刚上档的新片。这么残酷的命运,就算是几乎创下票房新纪录的强打片,也难以幸免——《哥斯拉》就是——首映成绩不理想的片子更是可想而知,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片厂以合约强行要求戏院要放满一定的周数,连锁的多厅大戏院一般还是有窍门,可以径自取消放映而不必负上一丁点的法律责任,尤其是片厂那边也不想坏了他们和戏院的交情,因为日后还有片子有求于戏院呢。偶尔会有例外,例如《我盛大的希腊婚礼》(MyBigFatGreekWedding),口耳相传的效应太强,宣传造势和脱口秀节目的活动都已经收工了,观众还是源源不绝。但是,绝大部分的片子在过了首映周,观众的人数又跟着锐减,戏院便会着手把拷贝还给片厂的发行所。片子一旦沦落至此,就表示国内发行即将跟着告终。